Mr.K

OMG!鼻血狂飙!

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来自 Dustin Nguyen 的supersons #8 变体封面

#我这条命都是DC给的

脑洞 占标签致歉

好想做个小视频 F15的 背景音乐是:《Magic pie》
或者做个天火视频 背景音乐是:《我是你的谁》
好吧 两个很黄很暴力的脑洞 想问有哪位大佬知道怎么做视频 还有模型什么的 如果是自己画角色应该怎么做成视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N

用户5898513037:

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啦啦啦

小声逼逼 占标签致歉

为mop同好推荐一位太太 太太叫谦牧 目前正在连载两篇主mop的文章 详情可以去太太主页查看 很好吃
感觉太太文风很好 质量不错 每一章不会特别长 挤出一些时间看刚刚好 在评论里感觉太太很可爱 人很好
反正你们快去看太太的文就对了
(对我话废了 很不要脸的x)

【原创】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Bluedrdr:

话尽苍凉

林朵: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这是她最后一次吻醒对方,距离第一次这么做,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二十年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身为童话大陆最强盛富饶王国的国王独生女与法定继承人,又拥有无上的美貌,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忍受不了埋在二十床棉被下的一颗小豌豆这种娇贵任性,也能被旁的人当做珍贵的优点交口称赞。

  


  

只差一份热烈甜蜜的爱情,她的人生就算得上是真正圆满。

  


  

她憧憬着,期待着,但没有急躁过,担忧过。

  


  

美貌公主碰上一见钟情的帅气王子,这在童话大陆上,是像日升日落,潮起潮退一样注定要发生的事。

  


  

爱情在等待中如约而至,可令公主在成年舞会上一见钟情的不是年轻的王子,而是一位相邻小国的中年国王。

  


  

他的原配妻子刚在去年冬天去世,留下一个连话都还不会说的小女婴。

  


  

消息一出,举国哗然,所有人都认定这不是一对相配的恋人。

  


  

可就连最厉害的女巫也解除不了爱情施加在公主身上的诅咒。她彻底着了魔,涉世未深的少女怎么抵抗得住中年男人的风度翩翩,情意绵绵。

  


  

公主的母亲愁的整日以泪洗面,而国王陛下更是气的想要出兵,将那个小国家从童话大陆的地图上直接抹去。

  


  

任性的公主也感到了害怕,爱人的情书还在一封接一封地偷偷送来,她看着那些漫在字里行间的情意,既甜蜜,又焦急。

  


  

思来想去,公主趁着夜深人静潜入王宫花园。

  


  

当公主还是个小女孩时,曾知晓过一个秘密,她那靠着一双水晶鞋欲擒故纵了王子丈夫的的姑妈,为跻身皇室不惜嫁给野兽的表婶,还有凭整形手术获得一双美腿,却在婚后生出一双鱼尾儿女的舅母,都或多或少透露过部分零散的信息,拼合起来,就是公主所知晓的真相。

  


  

午夜十二点,去亲吻王宫花园里那朵最鲜艳的玫瑰花蕾,有个沉睡的恶魔藏匿其间,会因公主的吻而醒来。

  


  

凡人能跟恶魔交易什么呢?公主还记得自己曾拽着对方厚厚的裙摆,好奇地问。

  


  

呵呵。上了年纪的女人转头,许多张曾经美丽但却被衰老摧残殆尽的脸重合了,语气亦是同样的漠然。当然是爱情。

  


  

那时年幼的她不懂这话的含义,如今也未必懂,但她等不得了。

  


  

公主掐准午夜钟声响起的时机,踮起脚尖,吻上那朵开在最高处的玫瑰花蕾,看花瓣片片缓缓绽开,紧张又迷茫。

  


  

薄雾散去,恶魔显形。

  


  

模样倒不如传言的可怕,至少没让公主觉得反感。

  


  

美丽的公主殿下。恶魔刚被打扰了美梦,还在打着哈欠,但已经尽职尽责地鞠躬示意。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让我可以嫁给心上人。公主急切地恳求道,她知道恶魔有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本事。

  


  

恶魔盯着她:这个可不免费。

  


  

公主明白与恶魔交易的规矩,但毕竟还是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你想要什么?

  


  

王位。恶魔回答道。你要继承的王位。

  


  

公主吓的退后一步:你想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

  


  

不不不。恶魔微笑着摇头。我可当不了人类的国王。我只是要你用放弃王位的继承权来交换那桩你想要的婚姻。

  


  

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公主没想明白,怎么算都只是自己吃了亏。

  


  

我是恶魔。对方嘴咧的更开了。损人不利己是我们这一族的最爱。

  


  

公主答应了这次交易,用王位的继承权换取了一袭洁白的婚纱。出嫁的场面很冷清,父王母后都站在高高的城堡之上,没有下来送亲。王公贵族们更是避之不及,生怕与这位被贬为平民的倒霉公主扯上什么关系。

  


  

可即使全部嫁妆只有手中的一捧红玫瑰,那时的公主依然是笑着出嫁的。

  


  

她毅然放弃了自己的大世界,坦坦荡荡走进了爱人的小世界。

  


  

抵达丈夫王宫的第一件事是将那捧玫瑰插进王宫花园的泥土里,看它立即扎根发芽,爬满了王宫后院半面墙壁,一朵又一朵鲜红的花蕾绽开,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随着微风轻轻晃动。这场景,与她熟悉的家乡是多么相似。

  


  

新娘看着那些花,笑了,笑容中满满的全是幸福。

  


  

她回家了。

  


  

***

  


  

爱可以战胜一切。年轻的公主这么坚定地相信着。童话大陆上所有动人的故事都是这么讲的。

  


  

可惜,故事和生活毕竟还是有差距。

  


  

公主,哦,不,现在已经该称呼她为王后了,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同。

  


  

失去了王位继承权这项最贵重的嫁妆,平民王后的位置并不如表面看起来光鲜。贵族之间的客套都得用权势的砝码仔细称量,空有位置没有背景的王后,哪儿经得住老狐狸们的审视目光。

  


  

更何况,不知何故,她一直没有生出孩子来,维系声望的筹码又少了一大块。

  


  

所幸她仍有无上的美貌,还能吸引住国王爱恋的目光。

  


  

这就够了。王后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自己选择的就只是爱情啊。

  


  

而且她也很喜欢那个还在摇篮中咿咿呀呀的小女婴。这孩子长得非常漂亮,皮肤像雪花一样白皙,嘴唇像鲜血一样红润。在王后把她抱在怀里时,会露出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王后爱这个孩子,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

  


  

在同龄女孩儿仍赖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王后已经肩负起一名母亲的责任来了。

  


  

可继母这个名号不是那么好当的。

  


  

亲生母亲尚且会犯错,更何况一位从未受到养育子女教导的年轻女孩呢?一切过失都是罪证,每次辩解都是心虚,“王后是个恶毒继母”这种谣言如一种传染病菌,从侍女开开合合的大嘴边,飞到侍卫贴在墙边的耳朵里,再经由那些原本觊觎王后之位而不得的贵族少女们携带者嬉笑打闹,很快就将所有王公贵族的脸色都染的又阴又暗,似笑非笑。

  


  

势单力薄的王后假装对这一切都听不到,看不到,只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前任王后留下的小女儿,清晨为她扎辫子,深夜给她掖被角,阳光明媚的午后,带她去开满玫瑰花的后花园,唱歌跳舞。

  


  

女儿的依恋让她觉得很幸福。

  


  

但那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女孩,也会在每个参会者都心怀鬼胎的王室舞会上,毅然甩开自己牵着她的手,走向大厅另一侧的人群,那片滋生谣言与嘲讽的温床。

  


  

王后第一次品尝到了绝望的味道。

  


  

可我还有丈夫的爱啊。她安慰着自己,转头,却看见国王正搂着另一位邻国公主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神色温柔,年轻公主被逗的呵呵发笑。

  


  

自己当年被吸引时,仿佛也是这幅模样。

  


  

王后捂住嘴巴,恶心欲吐。

  


  

没人注意,王后在舞会结束前便已悄悄退场,折返回自己空荡荡的卧室,在梳妆镜前,面对眼角浮起的第一丝皱纹失声痛哭,眼前浮现的全是以前姑妈、表婶、舅母们面对还是光鲜少女时的自己时,脸上那份嫉恨又怜悯的微笑。

  


  

以前她不懂,现在她懂了。

  


  

嫉恨,是因为她们早已失去了美貌,怜悯,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变得跟她们一样。

  


  

王后猛然站起身,急急地走向王宫深处的花园,一边抹去脸上的泪痕,一边狠狠亲吻着那朵在月光下最美最大的玫瑰花蕾。

  


  

哎呀呀,我的公主殿下。恶魔还是那副没睡醒的模样,揉揉眼眶,语气散漫。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我要跟你做个交易。王后已不再怕他,直接说出了要求。

  


  

恶魔笑了:你要什么?

  


  

永远的美貌。她回答道。

  


  

哦?恶魔开始换上感兴趣的神色。那个也不便宜。

  


  

愤怒中的女人是不缺勇气的:你开个价。

  


  

恶魔假意思索了一会儿,伸出一根细长的手指:一个孩子。

  


  

王后呆住了:什么?

  


  

用你的第一个亲生孩子来交换。恶魔慢悠悠地解释道,收回手指放在嘴角露出的利齿边轻轻撕咬。这可算是给老顾客的优惠价了。

  


  

乌云遮住了月亮,王后的胸脯剧烈起伏了几下,过了很久,才将脸色藏在夜晚的阴影中,轻声回答:好。

  


  

恶魔轻飘飘的笑了几声,又消失在那片薄雾之后了。而藏在重重叠叠的玫瑰枝叶与利刺之后的墙壁上,现出一面光洁的魔镜。王后走到镜子前,看见镜中倒影,是一张完美无瑕的少女脸。

  


  

王后满意地笑了,提起裙摆,转身欲走,却被散布在地面的藤蔓绊住,重重地滚下旁边的石头阶梯,暗红的血流了一地,像是凋零的玫瑰花瓣。

  


  

美貌的王后流产了。

  


  

她失去了自己的第一个亲生孩子。

  


  

至于第二个,也永远不会再来。

  


  

***

  


  

每一个王国的子民都知道,他们的王后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可他们也知道,她既没有娘家的权势,也没有能力孕育子嗣。

  


  

真是可怜呐。每个乡野农夫都这么叹道,假装自己同情的语气里没有多少幸灾乐祸的意思。

  


  

至于王后本身,倒是没有多少机会听到类似的言语。她已经习惯了赶走侍女和卫兵,自己一个人坐在王宫后花园的玫瑰丛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陪伴她的是那面魔镜。

  


  

只要每天照一照,美貌的魔力便不会消散。

  


  

而且,这面魔镜会说话,能陪她聊天,据说还能诚实回答所有的问题。

  


  

这项功能是恶魔对第二次交易条件打的折扣,一件不痛不痒的附赠品。

  


  

但王后问它的问题其实不太多。

  


  

她能问什么呢?问为什么国王很久都不来看望她?问那些有关邻国公主的绯闻是怎么回事?问他当年热烈的追求自己是否仅仅只是看重她背后的娘家权势?问事到如今,他究竟还是不是那么爱自己?

  


  

真正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反而是不敢问出口的。

  


  

渐渐的,王宫里又传出了新的谣言。王宫的花园里,藏着一名可怕的女巫,每天半夜,都会念叨着最恐怖最邪恶的咒语,施展害人的巫术。

  


  

可事实上,那只是孤单的王后一遍又一遍地问着那面镜子: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这样的回答才是最安全的。

  


  

仿佛只要美貌还在,丈夫曾经的迷恋就不会消散,她就依然可以自欺欺人地活下去。

  


  

***

  


  

王后的继女,新一代的公主日益成长,也渐渐拥有了非凡的美貌。

  


  

人们开始称呼她为白雪公主。

  


  

有好事者开始私下讨论公主与王后究竟谁长得更美。

  


  

王后原本是不太在乎这些的。

  


  

虽然白雪公主跟她已经有好几年不亲近了,可毕竟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是她的女儿,她的家人,王后不觉得自己跟她有什么好比的。

  


  

不过流言是个喜欢煽风点火的小妖精,王后就算再后知后觉,也从各种窃窃私语中得知了白雪公主与她过世的母亲,前任王后长得很像。

  


  

而根据传言,国王与前任王后感情是出了名的好。

  


  

王后依然没有把这些说法放在心上,可国王对白雪公主的爱护明显已经超出一位父亲该有的程度,他像娇惯一位小情人的态度满足女儿的所有无理要求,却会因为邻国来的白马王子在舞会上多看了她一眼而勃然大怒。

  


  

不堪的流言蜚语传的更开了。

  


  

终于有一天,王后发现自己丈夫看向白雪公主的目光,里面有着某些会刺痛她心的东西。

  


  

这个虚伪的男人,这个恶心的男人。

  


  

王后气的浑身发抖。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询问魔镜自己的丈夫是否对继女怀有可怖的不伦之恋。

  


  

魔镜的回答却是否。

  


  

可还没等王后来得及松口气,魔镜平板的声调又响了起来:真相藏在王宫最顶上的那个上了锁的房间里。

  


  

王后有些犹豫。

  


  

在她嫁过来的第一天,国王便告诉她,王宫的每一个房间她都可以去,只除了最顶上那间上了锁的房间。王后原本也不算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这些年来,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个房间的存在。

  


  

夜深人静,开锁的声音显得特别清晰。王后觉得有点害怕。

  


  

不过等门打开,真正需要害怕的东西藏在里面。

  


  

房间里摆满了干花,香薰味浓烈的令人作呕。房间中央安放着一具华丽的水晶棺材,里面躺着一位没有呼吸的贵妇。王后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应该是白雪公主的生母。

  


  

她和她的女儿真的长得非常像。

  


  

王后哆哆嗦嗦地靠近水晶棺,发现这个可怜女人的脖子上,还有一道深刻的勒痕,王后曾在观看绞刑时在那些死囚脖子上看到过类似的痕迹。

  


  

这可不符合前任王后暴病身亡的官方记录。

  


  

王后恐惧地往后退了几步,不小心碰开了旁边的柜子,柜子里装满的干花倾泻而出。

  


  

随之一起涌出的,还有埋在花中的,许多少女的干尸。

  


  

王后从每一张干瘪空洞的脸上,都看到了白雪公主的影子。

  


  

事后,她怎么也回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以怎样惊人的镇定,将一切事物回归原位,然后悄无声息地锁上门,走回了花园。

  


  

魔镜告诉了她先前问题答案的后半部分。

  


  

前任王后的死,是因为白雪公主根本就不是国王的女儿。

  


  

一阵最阴冷的寒意袭击了王后,她惊叫着晕倒在了那片密密麻麻的玫瑰花田里。

  


  

***

  


  

之后一段日子里,王后试图说服国王为白雪公主订一门般配的亲事。每提及一次,都会惹的国王狂怒,指责她是出于嫉妒才想赶走他的女儿。

  


  

王后克制地保持着沉默。

  


  

事实上,她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只是一位徒有其名的空壳王后,全部能做的也很有限。或许该就这样事不关己地当个旁观者,直至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爱意耗完的那一天。

  


  

可白雪公主却先来找她了。

  


  

那是个混乱的深夜,哭花了妆容的少女一头扑进她的怀里,祈求能从她这里获得帮助。

  


  

白雪公主怀孕了。

  


  

孩子的父亲是邻国的白马王子。

  


  

父亲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想要杀了我的,不,他已经知道了。少女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可我真的很爱白马王子,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放弃。

  


  

王后一时有些恍惚,她从这个女孩的泪光中,仿佛看见了许多年前的自己。

  


  

那个为了爱情,情愿向恶魔请求帮助的天真少女。

  


  

于是王后替继女安排了一次出逃,一面竭力安抚暴怒的国王,一面私下授意一名假装成医师的猎人,献上一盘血淋淋的动物胚胎,告诉国王,公主的孩子已被打掉。

  


  

只可惜,这没能骗过精明的国王。

  


  

国王一把抓起那盘血肉模糊的器官,当着所有王公大臣的面,扔在王后脸上。 

  


  

王后安静地立在原地,任由污秽滴到自己头发上,裙摆上,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她已经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了。

  


  

***

  


  

王后第三次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嗨,亲爱的公主。恶魔迅速从美梦状态切换成清醒状态。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王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要解除这桩婚姻。

  


  

一个无权无势的王后无法靠人类所制定的流程解除与国王的夫妻关系,这就是她再次唤醒恶魔的原因。

  


  

恶魔双眼一亮,甚至还愉快地吹了个口哨:这个价钱相当贵哦。

  


  

王后问他:你要什么?

  


  

爱情。恶魔微笑着回答。你将失去毕生的爱情。

  


  

王后垂下眼睑,过往的甜蜜回忆一桩桩,一件件涌过心头,最终却全都变了质,变成了腐在心底的烂泥。

  


  

她淡然地点点头。

  


  

恶魔目光灼灼地看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如你所愿。

  


  

第二天,国王便在狩猎场上摔下了马,直接将脖子折断。全国上下都换上了丧服,或真心或虚伪地哀悼他们国王的意外逝去。这其中也包括变为寡妇的王后,她一身黑裙地站在礼堂中央,厚实的面纱让人看不清她哀恸的神色。

  


  

事实上,她一滴泪也没有流。

  


  

爱早已不再。

  


  

***

  


  

关于谁是继承人这件事,贵族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王后,一派主张找回白雪公主。

  


  

王后不蠢,她知道,最后被选中的无论是白雪公主还是自己,剩下的那一个,结局都会很凄惨。

  


  

而被选中的那个,也逃脱不了被迫嫁给某个衰老贵族,一生成为傀儡的可悲命运。

  


  

所幸白雪公主的藏身之处只有之前安排了出逃事件的王后知道,于是被软禁的王后趁着夜色溜进王宫花园,第四次吻醒了恶魔。

  


  

这么快就又再见了,可怜的公主。恶魔这次看起来终于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他微微皱起了眉头。承蒙召唤,有何贵干?

  


  

救出我和白雪公主。王后说道。

  


  

啧啧。恶魔难得摇了摇头。这个要求的代价,我怕你不肯付。

  


  

然后,他附在王后耳边,轻声讲出了这场交易的代价。

  


  

王后的表情先是有些惊愕,继而是纠结,思考很久,决定换一个要求:那么,给我一颗能让人假死的毒苹果。

  


  

剩下的工作,她会自己完成。

  


  

恶魔露出了复杂的笑意,随手摘下旁边一朵玫瑰,在手中幻化成鲜红欲滴的红苹果,交到王后手上。

  


  

王后没有马上接过苹果,而是先抬眼望他:这回你想要什么?

  


  

家人。恶魔回答。

  


  

这份代价也不小。王后早已明白,与恶魔的交易从来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对方真正索取的,自己确实付出的,很可能要比约定的要多出太多。

  


  

可她此时此刻也再无别的选择。

  


  

无助的王后只能暗自祷告,希望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同恶魔做交易了。

  


  

望着王后匆匆离去的背影,恶魔却没有像往常那样,马上消失。

  


  

我们很快还会再见。他说。

  


  

***

  


  

王后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机会,伪装成一位老妇人偷溜出了王宫。

  


  

她只有一天的时间来回,以免被软禁她的人发现追捕。

  


  

吃了这颗苹果就能以假死的方式更换身份。她对白雪公主说。从此过上自由的生活。

  


  

但苹果只有一颗,谁来吃,这个选择权她决定交给自己的继女。

  


  

其实她完全可以自私一回,她甚至在来的路上,好几次将苹果放到了嘴边,可是,她忘不掉许多东西。

  


  

忘不掉那个小女婴第一次看见自己便咧嘴笑起来的样子,忘不掉那个小胖妞第一次被自己牵着晃晃悠悠学走路的样子,忘不掉那个小姑娘第一次摘下玫瑰红编成花冠,笑呵呵地戴在自己头上的样子……

  


  

即使毫无血缘关系,那又怎样,白雪公主就是她亲自养大的女儿,她硕果仅存的家人。

  


  

她这糟糕的一生已经不剩多少美好的东西,她不想连最后一点珍贵的回忆都背弃。

  


  

可同时她也得承认,看见白雪公主毫不犹豫地咬了一口苹果时,自己心中仍然迸发出许多失落。

  


  

她明白,对方心中已经不再当她是家人了。

  


  

这就是与恶魔交易的结果。

  


  

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

  


  

白雪公主的死讯很快传遍了整个童话大陆。

  


  

而她是被王后继母用一颗毒苹果害死的流言也随之传播到了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但王后顾不上去管这些,她得拼劲全力去对抗国内的两股势力。

  


  

那股一直想要娶她的势力,还有那股曾经想要杀她,在白雪公主香消玉殒之后变得也想娶她的势力。

  


  

她在这种夹缝中艰难取得了一点点平衡,暂时保住了脑袋,也不用被迫嫁给谁,成了整个国家名义上的女王。

  


  

甚至还能抽出空来,将解药和解释真相的信件一同送去给了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也不负所托,救活了自己的恋人。无知民众们不会怀疑这其中的蹊跷,乐得相信“王子用一个充满爱意的吻唤醒了白雪公主”这种鬼话。

  


  

反正,童话大陆上所有没尿性的故事都是这么写的嘛。

  


  

听说邻国举行了白马王子与一位平民女子的婚礼消息时,王后来到王宫花园,默默地扎了一顶玫瑰花冠,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有些幸福,即使她自己这辈子都无缘得到,但能知道它确实存在,也挺好的。

  


  

***

  


  

但这个故事并没有到此为止。

  


  

没多久,白马王子领着军队攻了过来,打的是“消灭弑君者,迎回新女王”的旗号。

  


  

弑君者,自然就是指如今的女王陛下。

  


  

新女王,则是白马王子之前迎娶的平民女子,白雪公主。

  


  

吃瓜民众们最爱翻人黑历史,而如今女王陛下可以翻出来的黑历史可谓数不胜数。虐待继女,谋杀国王,甚至还想用一颗毒苹果害死可怜的白雪公主。

  


  

一桩桩,一件件,都变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闹谈资。

  


  

这真是个恶毒的女人呐。乡野农夫们都这样说,假装自己充满正义感的语气里没有多少嫉妒的意思。

  


  

已经没人肯相信,曾经有个纯洁无暇的公主,情愿放弃这片大陆最富饶的国家的王位继承权,为爱奋不顾身,敢只捧着一束红玫瑰,就坦坦荡荡地嫁了进来。

  


  

大家都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有了民众的支持,女王的军队节节败退。很快,白马王子的军队便兵临城下,城里火光冲天,鬼哭狼嚎,好一片凄惨的景象。

  


  

女王陛下居高临下地站在城楼顶上,望向同白马王子并肩而立的白雪公主。

  


  

哦,现在她的继女也是王后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女王陛下沉声问道。

  


  

白雪公主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很快,又坚定地转了回来,回答了继母的问题:

  


  

因为我从来都知道,要当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王后,太难了。

  


  

***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这是她最后一次吻醒对方,距离第一次这么做,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二十年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女,身为童话大陆最强盛富饶王国的国王家独生女与法定继承人,又拥有世界第一的美貌,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连忍受不了埋在二十床棉被下的一颗小豌豆这种娇贵任性,也能被旁的人当做珍贵的优点交口称赞。

  


  

只差一份热烈甜蜜的爱情,她的人生就算得上是真正圆满。

  


  

可爱情来了,人生却并不圆满。

  


  

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好后悔,什么好埋怨的呢?

  


  

这一切,难道不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吗?

  


  

我最爱的公主,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恶魔的脸上第一次没有笑容。这一次,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公主无力地摇了摇头: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跟你交换了。

  


  

白马王子的军队已经攻破了城门,很快就要杀进王宫,所有贵族都与仆人逃跑的一样狼狈,只有她镇定地走进了王宫最深处,这个一直陪伴着她的玫瑰花园。

  


  

她只希望最后时光,能有人陪她说会儿话。

  


  

不。恶魔纠正道。你还有一样东西没跟我换。

  


  

那是她所拥有的最昂贵的东西,曾经身陷绝境也不肯用来跟恶魔做交易。

  


  

公主笑了,笑容与脸色一样惨白:可我也没有什么东西想要了。

  


  

一路走来,她真的很累了。她甚至很羡慕恶魔,可以长久地沉睡,外面的纷纷扰扰都不必管,那么轻松,那么惬意。

  


  

那么……恶魔思索着,语气居然变得有些可疑的犹豫。……我有东西想跟你换。

  


  

什么?公主觉得这大概是这辈子自己最后一次吃惊了。

  


  

我要你的灵魂。恶魔说道。

  


  

公主微微睁大了眼睛:那你要用什么跟我换呢?

  


  

一份纯净的灵魂值得上很多东西。恶魔穿过长满利刺的玫瑰丛,朝公主靠拢。我可以给你一座富饶的王国,一个可爱的孩子,还有一段永不落幕的,完美的爱情。

  


  

公主笑了,笑的很开心。她想起了姑妈,表婶还有舅母们对曾经还是个小女孩的自己所提问题的回答。

  


  

凡人能跟恶魔交易什么呢?

  


  

当然是爱情。

  


  

她懂了,她终于懂了。

  


  

恶魔走到了公主面前,将一支火红的玫瑰举到她面前,问公主是否愿意交换。

  


  

这一次,公主没有迟疑,接过玫瑰,亲吻上了对方的双唇。

  


  

下一秒,所有玫瑰枝丫都开始疯狂生长,像潮水一样势不可挡,爬满了城墙,包围了城堡,将白马王子的大军挡在了城外,将城堡里的时间冻结在了这一瞬间。

  


  

再没人能靠近这座被玫瑰藤蔓包围的城堡,它被世界所遗忘。

  


  

只有偶尔的传说中,说那座城堡的最顶层房间里,摆放着一具水晶棺,里面沉睡着一位美丽的公主,等待着未来的某一天,爱人最深切的吻将她唤醒。

  


  

至于这位爱人究竟是王子还是恶魔,那就没人知道答案了。

  


  

不过没关系,童话故事嘛,都是这样没头没尾的。

  


  

我们只需要知道,从此以后,公主与她的爱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直到永远。

  


  

END

  

 

  
  

---------------------------------

  

这个故事其实是系列《反派有话讲》的故事之一,其他故事地址在此:

  

(1)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2)高塔里的长发公主

  

(3)晕血丧尸生存日记

  

(4)厨房里的女巫

  

(5)半兽人之歌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林朵的故事杂货铺  

  

微博:爱讲故事的林朵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吐槽一下 没别的意思 不喜勿喷

emmmmm 杂七杂八的玩意就不贴标签了 有点负能的感觉 建议别看






































































就感觉现在TF(变形金刚)同人里 大黄蜂被弱化了很多 作为一位战士 一位不管在动画电影漫画中都占有一定戏份的角色 在同人里却是向其他队友撒娇要糖吃的小宝宝 难不成当年那些战争 大黄蜂都靠眨巴着大大的泛着光的蓝眼睛 用软软糯糯娘唧唧的嗓子 最好捏着衣角对敌人说不要杀他?emmmm 我没法想象能一炮射飞霸天虎头颅的人怎么做出这种动作

Mayo太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OFE:

hhhh忍不住改了个图

文章汇总

桐瑶_:

特别好真的真的真的特别好((暴风哭泣


废柴zhang的TF停车场:



【长篇】




[变形金刚同人 红感]Until the Dream Ends


上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上 15下 16 17 18 (未完)




[变形金刚同人 爵警]Lies and murders


1 2 3 4 5 6 (完结)




【短篇】




[变形金刚同人 TFP 威红]Inadequacies


我的普神啊 他太美了

鹿羽:

瞎几把涂了个小奥x
素描辣鸡请别嫌弃x

OMG哪儿售票我要去买xxx

亚恋_迪奥说的对啊!:

给大家介绍一下霸天虎乐队的主唱和贝斯手!!